新聞中心
首頁
>新聞中心>一線傳真

【1615天,13018米】之七:櫛風沐雨 他們朝朝暮暮

???時間:2021-01-15?【字體:

題記:石以砥焉 化鈍為利,歷時1615天的艱苦奮戰,由中鐵十五局一公司承建的中老鐵路單線最長的13.081公里勐臘隧道順利貫通。攻堅克難,此有所不欲之難。今難成昔,沿途一路花開郁茂。篳路藍縷,玉汝于成,駐足回首,緬邈歲月里,虬枝盤踞的雨林依在輕唱這長隧里的故事,和著風月,吟至萬里。

作為北回歸線沙漠帶上唯一的一塊綠洲,西雙版納。這個中國最大的熱帶雨林原始森林公園,沒有杏花煙雨一剪梅的蕭索悲情,也沒有悍風白雪飛沙揚的北國風貌。它有武陵人緣溪行豁然桃花林的處所,有傣家涼風生竹樓歌舞醉南宵的曠達。也有一群鐵建人,在它的極南之處,在西南同緬甸隔瀾滄江相望的邊陲之境,在1615個日月里,掘進一方通途的漫漫長歌。

向下扎根,隱與喧嘩

“我也曾無數次想要離開,可心里的這份惦念告訴我再堅持一會,堅持下去就都會好起來?!?/span>

2016年4月,當勐臘隧道還沒有挖下第一鏟土的時候,他已經來到了這里。樹林、溝壑,逶迤蜿蜒,眼前還是大自然最原始的模樣,而他的腦海中,那個鋼筋水泥搭構的灰白圓拱已不知被勾勒過多少次?!拔襾淼臅r候是2016年4月12日,我永遠忘不了那天。那天的太陽特別大,曬的人根本睜不開眼,可擋不住我內心的期待和澎湃,我們當時三個人就手拿著設計院給的圖紙,在這些山頭一遍遍找點,找我們的隧道進口出口還有斜井位置,真的是一股熱血,就這種信號都沒有的熱帶雨林,愣是在我們摸爬滾打中,四個點找到了三個?!表椖靠偣び嘈脑椿貞浧甬斈曛?,仿若一切都還歷歷在目,話語神色里抑不住自豪卻莞爾垂下了眉眼?!翱墒呛髞黼y啊,比我心里預估的難上不知多少倍了?!?/span>

從來到這里后,上山下河,進洞排險24小時的隨時待命已成工作,甚至生活的常態,家的距離似乎也從公里變成了年月,整整4年,沒有吃過一次家中的年夜飯,沒有一次不是隔著屏幕的噓寒問暖。10歲的兒子嚷嚷著問爸爸什么時候回來,他也只能笑著然后安慰一句,照顧好媽媽。誰能抵過家的溫暖,可身邊的機器還在嗡鳴,滿身灰土的工友們進進出出,諾大的山體,高聳的林木,那個曾在腦海里勾畫過無數次的輪廓現在就在眼前,連同那時候的熱血和暢想一并涌來?!坝喙?,這里?!边h處還在呼喚,匆匆叮囑幾句,他轉身又鉆進了隧洞。

2016年從走進這片密林起,余心源看著施工班組因為受不了洞里環境來了又走,流動人員高達500人,看著有連一個工序都沒能完成的工人搖頭匆匆離開,他想挽留,伸出的手卻漸漸放下,戴上安全帽,轉身奔向那未完成的工作。

余心源(右一)查看隧道施工情況

向前掘進,卻道難途

“其實工作再辛苦都不怕,因為是自己選擇的道路,何況看著付出的心血能反饋在工程建設中,那種心理的滿足感是會沖走身體的疲憊,可就怕滿腔熱血敵不過咱這水簾洞一遍遍的冷水打擊。整個雨季,一天連50公分都進不去?!?/span>

大家能想象在上有大水嘩嘩傾瀉,下是齊膝的水路泥濘,均溫40度左右,還要時刻提防著高空墜石的情況下作業是怎樣的情境嗎?;蚴谴蠹覐奈聪胂筮^的畫面,對他們而言,卻再平常不過。

馮彥博是勐臘出口的技術員,今年5月,每天只睡3到4小時,30出頭的精神小伙活生生熬成了50歲的面頰。因為自然的客觀因素和勐勒獨特的巖層構造,隧道開挖不僅和山體作對,更要和水流抗衡,往往挖著挖著就出現涌水塌方,猝不及防隧道的水就已經齊膝甚至過腰。于是本來泥濘的路變得愈加難行,實在寸步難移處便索性不走,扎進水里游泳出去。工友笑著說,“馮哥不是在穿鞋,是在吃鞋,一個星期換一雙?!笨蛇@又哪是泥水那么簡單,地質的特殊構造使得水觸及皮膚時冰冷刺骨,水里的渾沌夾雜山體的礦物元素又極易損傷人皮膚。于是,水泡、紅腫、過敏、甚至潰爛都曾出現在他們每個人身上。就算這樣,洞還是要鑿,又因洞內極窄,機器進不去,還要人一鏟一鋤頭的鑿。整個5月63人,不分晝夜,卻也一個月掘進不足20米。迷茫,低落。他們久久難眠。

馮彥博在澆灌綠化帶

逆勢上揚,矢志不渝

“我還有一兩年就退休,可是只要我在場,只要我還能干,我就一定把它干下去?!?/span>

距離預計隧道貫通的日子不足半月時,勐臘隧道一斜又塌方了。4年多來,建設者們處理塌方量不下1.6萬方,處理次數早已不可計數。帶上安全帽,穿好雨鞋,副經理楊洪德跟著現場技術員又進洞勘察情況了。挖了塌,塌了填,邊挖邊塌,塌方處理似乎已成為他們的一項日常工作。就像被巖壁上滾落的石子打到,被洞層突然噴涌的寒水淋濕對他們都早已不算“驚喜”。是勘測準備不夠嗎?不是,他們搖頭,天然的地質緣由豈是人所能預料,就算可以預判,各類客觀條件的限制也只能減少卻無法避及。于是,57歲的楊洪德就跟著工友們住在一號斜井洞口10米開外的項目部,伴隨著嗡鳴的通風機和漫天彌漫的微塵,全天候的待命。徒弟楊金山說他志比鐵堅,他擺擺手,“老了老了,前幾年頭發多黑,最近都開始白了?!? 

都說干過一條隧道的人幾乎沒人再想干第二條,楊洪德卻成了例外,鐵建生涯里,他參與過上有懸崖百丈高,下有深溝千尺深的王莽嶺隧道,參與過被稱為華北第一隧的分水嶺隧道。卻也在勐臘隧道需要時,不遠千里趕來,成為一根定海神針,安撫新人們切莫慌張,帶領工人們有序推進,傳授了一個又一個年輕的技術員經驗才學。如今徒弟楊金山對勐臘隧道的獨當一面,不少還是從師傅身上學來領會的,不僅關于技術,更有堅韌的氣魄。

楊洪德(右一)進行班前指導

這根定海神針,就將安定牢牢鐫刻在了人心。于是,越來越多的“實干家”涌來,帶著技術本領、經驗才學,帶著管理制度不斷地改革和優化,帶著越來越多的堅毅和恒心……他們還是硬著頭皮干,不過心中卻都多了一份泰然與堅信。

勐臘,這塊西雙版納最南部的沃土依舊以它獨特的巖溶景觀和作為通向東南亞的門戶,吸引著來自各地的人們。沃土之上,這條被稱為“國內最長的單線隧道”正逶迤盤踞。那有花香鳥鳴,有人語歡言,更有一群已散去的身影,在鉛華盡洗處,留下道不盡的長歌故事,和著東升日落,直至復復年年。

(中鐵十五局一公司 高曉雯)


企業簡介
中鐵十五局集團有限公司前身是中國人民解放軍鐵道兵第五、六師合編后的第五師,1984年1月奉國務院、中央軍委命令集體轉業并...[詳細]
聯系我們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最近中文字幕2018_最新四色米奇影视777在线看_一圾片免费视频试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