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文化
首頁
>企業文化>員工園地

小時候過年

???時間:2021-02-22?【字體:

新春佳節即將來臨,漸濃的年味,越發勾起我對往事的回憶,不由得想起兒時過年的情景。

小時候,家里很窮,全家7口人就靠父親一人常年累月在莊稼地里勞作,一年下來連肚子都填補飽,缺口的糧食靠野菜來填補。日?;ㄤN都是全家人一滴汗水摔八瓣挖藥材、賣干柴、給別人往15里外送山貨換錢來維持買油鹽、火柴、農具等開支。沒錢的日子像烏云一般籠罩著整個家庭,全家人一年難得有幾個人穿上新衣裳。飯菜里缺油少鹽是常事,一年吃不到3斤油,一個月一盞油燈至少要燒掉一斤煤油,燈捻還不敢撥大。每年的盛夏和初秋有一半時間家里的飯菜沒一粒鹽,吃上沒鹽的飯菜,大人干農活沒力氣,小孩子走路沒精神,讀書有氣無力,找誰幫扶呢?靠親戚支助是非常有限的,各家的日子都不是很好過。俗話說:“巧媳婦難為無米之炊”。一到做飯的時候,母親就犯了愁,總要嘆息幾聲,不知道苦日子什么時候才到頭。

我家比其他人家窮的原因,人口多是一方面,更主要的是曾經遭遇一場火災和一場水災,使一個本來還算殷實的家庭走向貧窮。一場火災剛度過,而且在父親做木匠掙錢養家逐漸翻身以后,1956年的一場大水,我大哥在被沖毀的房屋中喪身,全家人的生活從富有突然被切換至一無所有,幾乎到了絕境。在這樣的背景下,全家人能夠生存下來真的不容易。眼淚是不解決任何問題的,父母的眼淚已經哭干了。只有面對現實,振作精神重建家園才是上策。水災那年我還沒出生,感受不到家破人亡的悲哀氣息,在沉重的災難發生以后,父母能夠挺過去,承擔的生活壓力是多么大??!不敢想象那些年是怎么過來的。父母的偉大在災難面前體現的多么深刻呀!據母親說,水災過后的那個年沒吃上一口白面,是每人吃一碗沒一滴油的野菜度過的。

人們常說,日子難過,年好過,一年的日子是365天,而春節只有幾天。我不愿回想父母講述的那些悲慘故事,可是總也忘不掉,仿佛這些故事就發生在我身上。

正是因為家庭遭遇一次次磨難,一直難以翻身,小的時候家里的生活是全村最艱苦的,在農業社時期,這種現狀只能年復一年地繼續,期盼解決溫飽的愿望再強烈都是徒勞的,直到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后實行改革開放,農村土地承包,包產到戶,才過上好日子。

那時候,還是小孩子的我,每年進入臘月,日子一天天便向年靠近,是我們兄弟姐妹們感到高興的時候。我們盼著春節這一天早點來臨,因為一年里只有過年才能吃上幾回有肉的菜,吃上一頓水餃、一頓白面饃饃。經歷太多磨難、飽經滄桑的父母與我們小孩恰恰相反,他們最怕過年??匆娢覀兲煺婊顫?、無憂無慮的樣子,父母心里說不上是啥滋味。家里的生活與剛發生災難時相比,經過多年努力,已經有了很大改變,起碼住上了自己修建的幾間石木結構的瓦房,生活質量得到很大改善,可是貧窮依舊,最起碼的溫飽橫在面前,困擾著全家人。但無論多么貧窮,年總是要過的,還要想辦法過好一點。

10來歲起便開始懂事了,對年的概念越來越清晰,對年的期盼越來越強烈。平時吃不到嘴的東西,過年總能吃到。那是父親從一山之隔的河北保定阜平老家眾多親戚家帶回來五花八門的年貨。父親成了全家幸福生活的使者。年關將至,父親冒著零下20多度的嚴寒,迎著呼嘯的北風和厚厚的積雪,“咯吱”“咯吱”地在被白雪覆蓋的小路上行走,到50多華里外的河北姥爺姥娘、舅舅姨姨家求援。我們天天盼著父親歸來。從他去老家河北那天起,我便天天盼著父親像英雄般凱旋歸來,每天都在村口眺望羊腸小路上有沒有父親的身影,直到有一天,終于在不遠處突然出現父親背著東西緩慢地走路的情景,我飛跑著去迎接父親,跑到父親跟前,只見他的胡子上掛滿霜花,哈著熱氣,滿臉是汗水,我伴隨著父親一路回家。那時候親戚們的日子相比之下要好過一些,起碼能填飽肚子。他們清楚父親此行的目的。純樸善良的親戚們不會讓他白跑一趟,家家都要送點小麥和一兩斤豬肉。姥爺和大舅家給的最多,空手而去的父親帶回來的是幾升麥子、玉米和幾塊豬肉及幾把紅棗、紅薯干、三五個柿子,也帶回了全家人的快樂和希望,愁眉不展的父母和我們幾個孩子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母親和我們幾個兄弟姐妹起早貪黑,將小麥在石磨上磨成面,只等過年了。過年的主食當然是白面,可是就這么一點白面,除蒸兩鍋棗花饃饃走訪親友、招待客人外,吃到我們嘴里的屈指可數。往往是大年初一和初二吃上幾頓就再沒指望了。多半是豆渣窩窩頭的主食要吃一段時間,然后是玉米面和著70%的野菜干糧度日,即便這樣的生活,往往吃不了多久便斷糧了,再吃秋天曬干的土豆片磨成面,壓河撈、做菜盒子、“乞丐卷鋪蓋”吃,肚子空了,什么飯菜都能吃下。

小時候過年還有一項充滿節日氣氛的內容,那便是二姐買來幾張紅黃綠的紙張,找村里姑娘們要來花樣,將花樣貼在幾層彩紙上,然后點燃畫皮熏成黑色,用小剪刀將黑色部分剪掉便是一張漂亮的窗花。這是二姐的拿手好戲,她的巧手將幾個方格子木窗上帖上窗花和兩種顏色的三角形紙,非常好看,給貧窮的家庭增添了許多快樂。

放鞭炮是小孩子們過年的頭等大事,不管多窮,過年總是要買鞭炮的。對年幼的我們兄弟姐妹,特別是我們兄弟三人,燃放爆竹和“二踢腳”是最刺激、最開心的事,比吃好的、穿好衣裳更具誘惑力。村里哪個孩子的鞭炮和“二踢腳最多,其自豪感溢于言表,還忘不了炫耀一番,別的孩子都眼紅。我將買來的鞭炮和“二踢腳”鋪排到后墻角的炕席下,每天都要興奮地掀起席子看上幾遍,生怕少了,又一次被弟弟悄悄拿走一個“二踢腳”,我跟他吵了一架。因為窮,買的少,越發覺得到手的東西是那么的珍貴。
  我11歲那年,元旦節剛過,母親患重病臥床不起,沒錢住院,只好請醫生打針吃藥,家里可憐的一點錢幾乎都給母親治病用了,等到過年時,已經沒什么錢了。嗜酒如命的父親沒買一盒煙、一瓶酒。為了讓我們像別人家的孩子一樣過個愉快的年,父親花1角7分錢買了100響的一掛鞭炮,大哥和二姐各分到20個鞭炮,我和三弟各30個。春節那天早上,不知帶給我多少歡樂的30個鞭炮,不慎被火引燃,噼噼啪啪幾下就響完了。我為意外失去這寶貴的30個鞭炮而大哭一場,屁股上挨了父親的幾巴掌。二姐沒舍得放一個,她將自己的那一份給了我。每當想起這件往事,我心如刀割般痛苦。一幕幕傷痛的陳年舊事,不會因為時間的流逝而從我記憶深處消失。

如今想穿什么吃什么便有什么,過著神仙般的日子,這是黨的好政策給我和千千萬萬個家庭帶來的福祉??墒情喪救兆雍眠^,越忘不了年幼時過年的那情那景。那時春節早上要吃一頓餃子,年三十晚上母親要剁陷、和面包餃子,我和二姐、弟弟在一旁看母親搟面皮、包餃子,母親包的餃子皮薄、陷多,邊角捏的工整,她的手工餃子接近圓形,很好看。母親包餃子時,總要在餃子里包一枚洗凈的硬幣,預示著誰先吃到誰最有福氣。春節早上吃飯,我和弟弟咬一口餃子看看里面有沒有硬幣,有時候發現有硬幣,高興壞了,以為自己是最有福之人,還被父母夸上幾句。過年餃子里包錢的習俗一直延續了下來,離開父母的日子里,我們同樣要吃餃子,在餃子里同樣包硬幣。

童年是黃連與蜂蜜勾兌的一壺水,有苦有甜,我喝了一年又一年。

歲月留痕。時間的車輪碾過一個又一個春夏秋冬,碾碎了我無數的悲歡。一晃幾十年過去了。我已從童年不知不覺走向老年。如今,小時候可望而不可及的白米白面、大魚大肉、山珍海味早已是家常便飯,過年對我來說只是一種形式而已,平平常常。

(中鐵十五局二公司杭甬項目 呂奎元)


企業簡介
中鐵十五局集團有限公司前身是中國人民解放軍鐵道兵第五、六師合編后的第五師,1984年1月奉國務院、中央軍委命令集體轉業并...[詳細]
聯系我們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最近中文字幕2018_最新四色米奇影视777在线看_一圾片免费视频试看